【FHQ/黑及】倖存

  *FHQ設定

  *純黑及,不帶其他CP

  --
  


  00・  

  黑尾鐵朗百無聊賴地把玩著手中的水晶球,晶瑩剔透的球面上映照出勇者一行人的身影。裝備著盔甲的勇者日向翔陽,魔王曾經的部下、弓箭手影山飛雄,魔王過去的左右手、戰士岩泉一,謎之格鬥家青根高伸,以及─黑尾看著那道白色身影,嘖了聲─他從小最要好的朋友,白魔導士孤爪研磨。

  黑尾看著幼馴染嬌小卻堅定的身影,恍惚想起那年他離開村莊、自告奮勇到魔王身邊做臥底時,研磨哽咽地抓住他的衣角的情景,惹人憐愛的模樣像一根刺狠狠扎在他的心頭,椎心的刺痛再度提醒他來到這裡的目的。

  我要殺死那個名叫及川徹的魔王,拯救這個世界...

【HQ/牛及】無果

  他總覺得看見了及川。

  「若利?」比賽結束準備離場時,天童發現牛島沒有跟上隊伍的腳步,站在原地盯著已經陸陸續續散去人潮的觀眾席上看。

  「若利?」看對方的神色似乎有些異常,天童又喚了對方一次,牛島總算是轉頭過來,還是平常那副雷打不動的平靜神色。「怎麼了?」

  「我覺得……」牛島頓了頓,像是也在懷疑自己接下來將道出的話語。「我好像看見了及川。」

  「哈?」天童聽到也跟著牛島往台上掃了一圈,但逐漸變得空蕩的看台上完全沒有那個人的蹤影。「若利你看錯了吧,他怎麼可能來看比賽啊——無論我們和烏野誰贏了他都不想看到啊。」

  「說得也是。」牛島把視線收了回來,淡淡地認同了對方的說法,...

【HQ】探班

*無CP+我流設定

*梗來自  @_燁燁_ 太太的這張圖(第二張),您的圖美炸天際(心)

*無梗標題黨(what)

  --

  那一天本來岩泉一是打算在家裡睡覺的。

  前一天的深夜剛從為期兩周的國際交流學生活動中自法國飛回日本,岩泉抵達與幼馴染合租的住處後,也不顧對方滿懷熱情的擁抱與「小岩你終於回來了──」這類興奮的大喊,他隨手送給及川一個爆栗,直接回房去睡了。

  高中畢業之後,及川憑著在青城時的優秀表現,雖然未曾進過全國大賽仍然得到了東京強校的賞識,透過體保上了大學;岩泉雖未獲得東京體育保送的資格,卻也有不少宮城的優秀大學來找他談升學的事,但考...

【HQ/及國】獨佔彼此的一切(及川徹生誕賀)


*文手五題出自柳湘(湘人非故人)

*國見家庭私設

*有連貫,建議一起看

*國見戲份>>>>>>及川 (及川:喂)

*及川生日快樂!(很心虛)

  --

  壹、在都是你的城市裡迷了路
  

  國見英不算是個容易思鄉的人。  

  身為土生土長的宮城人,他卻是在到東京就讀大學兩年後才回了家鄉一趟,理由還是因為從小跟他關係很親近的表姊要結婚了,回去做做客順便探親。  

  坐了長途火車回到家鄉,國見在宮城的車站下了車,跟他一樣在此時返鄉的乘客不多,三三兩兩地並肩而行,反倒是一個人提著行李站在票口的國見顯得特別突兀。  

  「天氣也太好……」

  國見站在車站內的陰影處,抬頭...

【HQ/影日】同進同出


*私設多如山,對日本國家隊不甚瞭解,若有錯誤煩請指正

*影日CP感不重很抱歉嚶嚶,其他CP自由心證(笑)

*影日已交往

*  @_燁燁_ 生日快樂!能一起廚排球真是太好了!

  --

  「不管十年後也好、二十年後也好,打倒你的都必須是我!」  

  「那麼,即使到了全日本的舞台、世界的舞台,你也要跟我一起去嗎?」  

  「那當然!」

  那年盛夏,對著彼此許下的願望像豔陽的熱氣,灼燒了整片草原。    

  賽前的最後一個早晨,他對他露出了不服輸的好強笑容,他卻在他眼中看見了整片星空。  

  像是無法言明的某種想望。
  
  

  『就算...

REPO▶【HQ!!/阿吽】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上)

【轉】附帶對阿哞的感想✔

很喜歡由猛的視角來寫的這篇阿哞,他們的好也許連他們自己也說不出,隊友也說不出,但就是最親近的孩子才能明白這樣的情誼何談容易。

總是很心疼及川這樣奮不顧身、拼上全力的打排球,卻又在努力過後無法得到相應的回報。

難道天才只能由天才來打敗嗎,這句話我是不信的,及川縱然是個凡人,也將他有限的才能發揮到了極致,我只盼望這個世界(又或許是古館老師)能給他一點希望,也讓我們這些喜歡他的粉絲和設法效仿他努力的追隨者一點希望。

這樣子從小到大都是賭上一輩子在拼命的及川,真的太感謝小岩總是陪在身邊了,雖然平時看起來總對及川很暴力很兇悍,但如果沒有小岩或許及川也走不了這麼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