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探班

*無CP+我流設定

*梗來自  @_燁燁_ 太太的這張圖(第二張),您的圖美炸天際(心)

*無梗標題黨(what)

  --

  那一天本來岩泉一是打算在家裡睡覺的。

  前一天的深夜剛從為期兩周的國際交流學生活動中自法國飛回日本,岩泉抵達與幼馴染合租的住處後,也不顧對方滿懷熱情的擁抱與「小岩你終於回來了──」這類興奮的大喊,他隨手送給及川一個爆栗,直接回房去睡了。

  高中畢業之後,及川憑著在青城時的優秀表現,雖然未曾進過全國大賽仍然得到了東京強校的賞識,透過體保上了大學;岩泉雖未獲得東京體育保送的資格,卻也有不少宮城的優秀大學來找他談升學的事,但考量升學的需要,岩泉仍憑一己之力參加了升學考試,考上東京不錯的學校,並在校內的排球隊上大大地活躍著。

  恰巧的,岩泉與及川的學校不算太遠,彼此又是相知相惜相伴長大的朋友,兩人也就順道一起租屋了。這樣下來,租屋的費用能夠兩人分擔,家務也不必獨自費心,晚餐共同張羅,排球的事務也能共同討論,雖然幼馴染吵歸吵,但岩泉認為這樣總歸是不錯的。

  但在此時此刻,岩泉徹底地推翻自己的結論。

  「小岩——走啦走啦別睡了!難得的假日就是要出門啊——」

  才是曙光乍現的時間,及川就大聲嚷嚷地闖入岩泉的房間,用他向來自豪的嗓門喚醒床上的友人,理所當然地惹來岩泉暴怒的吼聲。

  「你要打球去找你的隊友!你不是和那什麼排球白癡木兔和黑尾同校嗎,我昨天剛回來累得要死別吵我啊噪音川!」

  「什麼噪音川!太難聽了小岩!及川先生覺得很受傷!」

  「知道受傷你還來討罵?」

  「可是小岩——你難道不想知道可愛的後輩在哪裡打工嗎?」

  「哈?」

  聽到這裡岩泉總算是起了點興趣——不過多半是覺得麻煩,他躺回床上,懶懶地瞪著正自動在床邊坐下的及川。「你可別說你要去騷擾人。」

  「及川先生才不會去騷擾人呢,我可是好心地要當客人去探班哦!」

  「……你最好別給我搗亂。」

  「才不會呢,既然小岩不想出門,那我就自己一個人去探望可愛的後輩囉——」

  「……你給我等等。」岩泉揉了揉太陽穴,從床上坐起來,心裡覺得好累,用腳趾頭想都知道眼前這傢伙絕對會亂來,可是自己寶貴的睡眠啊……

  「咦?小岩可不要勉強自己出門比較好哦!等等在路上昏倒可沒有可愛的女孩子送你去醫院哦——」

  「閉嘴。」岩泉直接往對方頭上揍下去,惹來對方的哇哇大叫。「我跟你去就是了,誰曉得你會做什麼。」

  「嘿嘿!」

  「嘿什麼嘿!」

  
  及川口中的那個「可愛後輩打工的地方」意外地有點距離,必須換上幾班電車才會抵達。一路上岩泉問了不止一次像是「可愛後輩是誰?影山?」、「你現在是要去哪裡?」、「騙我的?」這類問題,總是被及川回以「等到了你就知道啦,小岩意外地好心急呢。」這等欠揍的回應,岩泉之所以一肚子火還不揍他的唯一原因只是不想讓自己跟著對方一起在大庭廣眾下丟臉罷了。

  「到了喔到了喔,就是這裡!」

  從上野車站出來後,及川拉著岩泉左彎右拐地鑽入隱藏在繁榮景點下錯綜複雜的巷弄,仍然感到非常困倦的岩泉被對方拉著一起在小路間進進出出的,根本搞不清楚這是哪裡,只能任由對方帶路,直到兩人終於抵達目的地。

  「……哈?」

  岩泉瞪大眼睛,有些訝異地望向眼前的咖啡廳,裝潢簡單卻不失優雅,淺色的乾淨木板交錯釘著構成素雅的氛圍,角落擺放著幾株植栽,正綻放出或黃或紅的可愛小花;門外立著一塊小黑板,上頭大略地寫了些今日推薦的餐點與主打飲品,最底下還寫上了出示學生證即附隨優惠——岩泉意外著及川能在東京紊亂的巷弄中找到這一間不起眼的咖啡廳,但更意外的是黑板上的字跡簡單俐落,絲毫不拖泥帶水,這樣簡潔的文字讓他覺得分外眼熟。

  「及川,你在開玩笑?哪個後輩會在這種咖啡廳打工——」應該是女孩子才會來這裡吧?他可不覺得他有認識任何一個後輩特別喜愛咖啡廳的。

  「進去不就知道了嗎?走啦走啦小岩!」

  笑嘻嘻的及川完全沒打算回答他的問題,推著岩泉一把推開了厚重的玻璃門,敲擊在門上的風鈴晃動著,響起清脆聲音的同時伴隨了來自裡頭懶懶的歡迎聲——

  「歡迎光臨——」

  岩泉和及川被安排坐到裡側一個靠牆的位置,隱密性足夠也不會太過邊緣,一邊隨意地翻閱著遞上的MENU,一邊和正等在一旁的「服務生」閒聊。

  雖然對方微瞇的雙眼看上去是一點意願也沒有。

  「都逃到這裡了居然還會被及川前輩找到……好累。」

  「小國見可別小看前輩的能力!我的人脈可是廣得很喔!」

  「是是是……」青葉城西時期的後輩——國見英有氣無力地細聲答道。

  岩泉瞥了眼一邊拿著菜單應付及川的騷擾、一邊露出「快點點餐快點吃完然後快點離開」這等近乎失禮神情的服務生,對於及川口中那個要探班的後輩竟然是國見英這點,還是感到非常意外。

  他印象中國見的家境算是小康,應該不會負擔不起就讀大學的費用,因此國見並沒有打工的必要;而當了多年的前輩,岩泉很清楚國見絕非自找麻煩的人,向來討厭多餘勞動的國見就連在青城時期的訓練都會適時地找時間偷懶一下—雖然總是會被及川發現—更別說是另外空出時間來打工了,他說不定更想窩在宿舍睡覺呢。

  「哎呀小國見你怎麼這樣說!我可是好心地想幫你介紹客人喔?」

  「這點就不必了。」

  「欸及川先生好失望喔,小國見居然不想接受來自前輩的好意嗎?」

  「前輩的好意對我來說負擔太重了……」

  回過神來時及川已經和國見閒聊—應該說單方面地瞎扯—到別處去了,稍微聽了下對話,很快就明白對方意圖的岩泉從桌子底下踢了幼馴染一腳。

  「就讓你別騷擾後輩了!」

  「好痛!小岩你也輕點!」及川裝模作樣地哀叫了聲,這個時候店裡沒什麼客人,他也就完全不必在意形象問題,大聲嚷嚷道:「我只是好心地想幫小國見介紹客人嘛!反正金田一和其他人都還不知道──」

  「完全不想讓他們知道。」國見冷漠地打擊著前輩,「何況店長本就是想圖個清幽才在這裡開店,不需要太多客人來『吵鬧』。」

  說到「吵鬧」兩個字時國見還特地加重語氣,瞥了及川一眼,如此強勢的態度也讓岩泉暗自訝異了下,不過想必是高中畢業後已不再是前後輩的關係讓國見更能自在地表現情緒吧。

  「唉唷好可惜我本來想拉一大票青城的人來的……對不起小岩我錯了!你別打了我也還沒找不是嗎!」

  「知錯就好。」岩泉捶了不知好歹的及川最後一下後才收回手,將菜單推過去給對方。「快點點餐吧,我們已經造成國見很多麻煩了。」

  「才沒有麻煩呢,及川先生可從來不會造成麻煩哦!」雖然這樣抱怨著,及川還是接過菜單,大致瀏覽過後和岩泉一起報了餐點名稱,國見迅速記下後便轉身離去,離開前好像還鬆了口氣。

  「真是的……那孩子真讓人不省心。」在國見離開後,及川一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地說道。

  岩泉瞥了他一眼,然後從咖啡廳附設的書櫃上抽了本雜誌來看。這間咖啡廳的設備相當不錯,悠揚的音樂舒緩浪漫,近角落的書櫃上陳列了幾本當期雜誌,供給客人的桌椅到結帳櫃檯清一色為木製,桌巾和壁紙都以令人舒適放鬆的暖色系為主,是個令人感到愉快的場所。

  「你才讓人不省心吧,國見比你獨立多了。」岩泉隨意地瀏覽了下雜誌,分心地回答道。

  「就是因為他太獨立了啊,這樣才讓人擔心。」及川突然呼了口氣,然後趴到桌上,雙手直直地伸展著。「什麼也不說地一個人背負,出了事怎麼辦呢,他明明還有我們啊。」

  「……看不出來你也會說這種話。」岩泉有些意外,及川真的長大了?然後看向及川明顯蓄意壓在他雜誌上的手,再次駁回自己的結論。「你是被附身嗎。」

  「這次也是我無意中打聽到的,」及川繼續自顧自地敘述他的心路歷程,「他同學說小國見放學會搭車往這個方向啊、曾在上野看到他出沒什麼的,真是的,就算是及川先生也要費好大的苦心呢!」

  「看不出來你對國見這麼上心。」

  雖然平常及川就很照顧這個北一的後輩了,不過特別為他煞費苦心,四處蒐集線索這點還是讓岩泉非常訝異,何況國見今年剛升上的大學離他們兩個雖不遠卻也不算太近,也都離上野有一段距離,岩泉也很少見過及川忙碌排球以外事物的樣子,他到底都用什麼時間蒐集這些情報的?

  「畢竟是北一和青城可愛的後輩啊。」及川如此回答,岩泉哼笑了聲:「那金田一在哪裡打工?」

  「唔喔……」及川的氣勢立刻弱了下來,咕噥著:「金田一在宮城唸大學太遠了,不知道啦……」

  「明明問國見就知道了吧。」岩泉吐槽完時正巧國見替他們端來了飲品,他就順勢問道:「國見,你知道金田一在哪裡打工嗎?」

  「他沒打工。」國見一邊將飲品自方形盤上放下一邊慢悠悠地說:「說是和幾個朋友組了隊在打地方的小型排球比賽,沒什麼時間打工,家裡也允許,所以就沒去了。」

  「這樣啊,那小國見為什麼會來打工呢?」及川果然也察覺到了這個問題,興致盎然地從桌上爬起來問道。

  國見蹙了蹙淺淺的眉,說:「很奇怪嗎?來打工這件事。」

  「畢竟是追求高效率的節能省電小國見嘛!」及川勾起嘴角笑著,一邊漫不經心地拿著吸管在橙色果汁裡輕拌著,一邊仰起頭說。

  國見先是吐槽了下「那什麼稱呼啊……」才回答:「就是想自己做做看……工作這種事。」

  岩泉挑了挑眉,「但可以選擇大學附近的店家吧?上野有段距離,你怎麼會願意跑這麼遠?」

  國見就讀的學校離岩泉或及川的大學都不算遠,那一帶相當地熱鬧,各式各樣的店家無奇不有,國見應該不會找不到地方打工才是。

  「不就是為了躲及川前輩嗎……」國見抱怨的聲音中帶著滿滿的疲憊,岩泉先是愣了下,隨後毫不避諱地往及川腦袋揍去,「垃圾川你又做了什麼好事!」

  「小岩你誤會了!我不過是適時地關心後輩喔?」

  「天天放學給我帶來吃的已經不是關心了吧……何況前輩實在太顯眼了,我很困擾啊。」

  岩泉忍不住捧腹大笑,「有沒有終於感覺到長得太高調的壞處了!」

  「喂、小岩,不准笑我!」及川抗議道,「而且我跟小國見的學校離得很近嘛!關心一下可能隨時會死在東京的後輩是應該的!」

  「請不要詛咒我。」國見一本正經地回應,隨後喃喃道:「不管了我再也不要出來了……」捂著臉走回內場。

  正當岩泉還在想是不是有另一個服務生時,內場已經傳來了推搡的聲音,像是「你去,憑什麼都是我」、「會被及川前輩煩死」、「你知道還放任我去?」這類的互相推託的聲音。

  岩泉挑了挑眉,那聲音聽起來頗耳熟啊。而且稱呼幼馴染為「前輩」、又和國見熟識……是北一或青城的?

  正當及川嚷嚷著「我有那麼討人厭嗎這是太過分了」時,內場走出來一個人,臉上還帶著不甘願的神情,卻是讓岩泉兩人瞪大了眼睛。

  「影山?」

  「飛雄?」

  從內場裡走出的、一臉不甘願的服務生赫然是他們北一的後輩影山飛雄,身上穿著的是和國見相同的藍色圍裙,他將手上的盤子輕放上桌,恰巧滑到岩泉面前。

  「飛雄和小國見一起打工?」及川瞪大了眼,一把抓住上完餐點就想落跑的後輩,內場傳來國見竊笑的聲音。

  「姑且……算是。」影山逃避不成,只好乖乖站在原地接受兩位前輩的注目禮。「剛剛好遇上。」

  「及川你不知道這件事啊。」岩泉意味深長地看了幼馴染一眼,隨後不理會對方哇哇大叫地抗議著「我為什麼要關心這個可惡又可愛的後輩啊」,轉頭詢問影山:「什麼叫作剛剛好遇上?」

  「是菅原前輩告訴我這裡在徵人的,」影山很認真地回答了岩泉的問題,「來了之後才遇到國見。」

  「嘖嘖,沒想到你們關係這麼好。」及川哼笑了聲,他還以為這兩個小傢伙在初三就決裂了呢,「私通也要告訴前輩一聲啊。」

  「並沒有私通,妄想太多了及川前輩。」

  國見從內場走了出來,一邊翻著白眼一邊將另一盤餐點放到及川面前。「快回去了,不要打擾兩位客人用餐。」後面這句話是對影山說的,說到「客人」時還特地加強了語氣,惹得及川又是一陣抱怨。

  「欸——這是要趕我們走的意思吧?小岩我好傷心哦……!」

  「小店竭誠歡迎岩泉前輩的到來,會吵鬧的幼馴染請勿攜入店內,小店恕不提供寵物餐點。」

  「太毒了小國見!」

  離開上野是下午三點之後的事了。

  上午空蕩的咖啡廳在午後陽光流轉後開始增加客人,有的熟門熟路地進來尋了空位落座,有的則是意外地發現驚喜,帶著驚艷的心情踏入靜謐的咖啡廳。雖然客人並不算太多,但也恰巧維持了一個相當舒適的氛圍。

  本來見到客人增多時岩泉就要拉著及川走了的,但及川卻嚷嚷著餐點太好吃了硬是不要臉地待了下來,咖啡廳的店主也是笑著挽留他們,說是好久沒看到影山和國見真摯的笑容了(兩位當事人堅決否認),他們也就順勢留到了相當晚的時間。

  「及川前輩今天沒有社團活動嗎?」

  較為空閒時,影山乘機詢問道,及川偏頭一笑:「今天是休息日哦,畢竟才剛結束大學聯賽嘛?」

  「啊……也是。」影山點點頭,見到及川對他揚起眉來,愣了下回答道:「我也是休假,教練說我這陣子有些急躁,要我休息點思考再來。」接著像是想起來什麼般,又問:「前輩能聽我說說嗎?拜託了!」

  及川挑了挑眉,正準備回嘴拒絕,不過看著影山那懇求的神色,又看著幼馴染不屑的眼神,他摸摸鼻子,算是認真地和影山討論起托球上的一些問題了。

  「呀?真不愧是天才啊,總是如此與眾不同呢。」討論到一個段落,及川伸了伸懶腰,笑著調侃道。

  「說得好像你做不到一樣。」岩泉冷不防地吐槽:「上次和你們學校打練習賽時你還不是用了個怪招,靠那個在大學聯賽拿到不少分不是嗎?」說起來這傢伙的發球也精進很多,連做好心理準備的他接到時都有點驚訝。

  「小岩才是吧!上次那是哪門子的扣球啊!是要殺人嗎!」及川立刻忿忿地反駁,想起上次因應位置不得不接起岩泉的球時,手上還隱隱留存著那陣酸麻。

  「國見現在的扣球也很厲害。」影山說:「動作乾淨俐落,沒什麼多餘動作啊。」

  「到底在互相推崇個什麼啊。」正好從後面經過的國見翻了個白眼,送完其他客人的餐點後走回及川和岩泉這一桌。「真要說的話,東京的強豪比比皆是,要比怎麼比得完。」

  啊、是的,畢竟是在東京啊,這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從宮城來的孩子在這裡真正見識到了從各處集合而來的強豪選手們,對於如何磨練自己的武器,也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

  放眼東京、放眼全國,及川跟影山的托球絕對稱得上是一流的水準,但他們仍不為此滿足,而是更奮力地要再向上攀爬一層又一層的樓,誓言看到那一幅在至高處才能望見的美景;岩泉與國見更是,或許不是首屈一指的排球員,但也同樣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著、拼搏著,絲毫不肯放過任何成長的機會。

  宮城的四個孩子相視一眼,無不露出了會心一笑。

  打擾了一段時間,岩泉拉著及川心滿意足地離開了咖啡廳,不再給兩位後輩添麻煩。

  回去的路上及川一直哼著輕鬆愉快的曲調,岩泉沒聽多久很快便認出那是初中的及川非常喜歡的曲子,是及川的母親曾經用來哄他入睡的安眠曲。

  想當初及川喜歡這首歌喜歡得連練排球時都要哼著這首歌,要知道在練跳發球時哼著那樣的歌可是一點威力也沒有啊。

  「徹。」岩泉冷不防地喊出了幼時對幼馴染的呼喚,惹得及川一個驚嚇,往旁邊誇張地一摔,差點跌到了水溝裡。

  待重新站穩之後,及川不滿地抓住岩泉的手腕,對撇過頭的幼馴染嚷嚷道:「小岩你怎麼可以這樣偷喊,犯規!」

  「犯規什麼啊……」岩泉白了對方一眼,坦然地說道:「就是突然想到初一那時候。」

  「欸?看不出來小岩是會念舊的人欸,我還以為小岩都是一過即忘……」

  「你到底把我想成什麼?」

  「金魚呀,很像不是嗎……對不起小岩我錯了!」

  爆打完對方一波後他收回手,揉了揉也有點發紅的拳頭,其實並不是真的生氣的岩泉說:「就是有點感慨,當時生澀的我們現在也有了很多可靠的後輩呢。」

  曾經被帶領的那方成為了帶領他人的前輩,接著也引領出不少優秀的後輩;雖然在他們這屆畢業後初中的後輩們發生了不少摩擦,但這樣看下來,就連意外很執著的國見都能和影山處得那樣親暱了,他想其他人一定也沒問題的,更別說金田一在高一時就已經慢慢地拋卻這些疙瘩了。

  拋下曾經的包袱,他們都終將成為更好的人。

  「是說,你入選國家隊的正式記者會是什麼時候?」暫且放下回憶,岩泉斜眼看著身旁笑得一臉好爸媽樣的友人。

  「這禮拜天,」及川一聽見這件事立刻漾出更張狂的笑容,「教練說要等小牛若歸隊再一起做個正式的發布……那傢伙高三就入選了,天才真是令人厭惡啊。」

  雖然嘴上咒罵著,但及川的笑卻是比任何時候都來得更加真誠,褪去嘲諷的笑容看上去宛若朝陽一般耀眼。

  「那我也要加油了。」岩泉伸了伸懶腰,看著道路盡頭垂落的夕陽勾起了笑。「下禮拜要跟影山他們學校打練習賽。」

  「那傢伙的托球愈來愈討厭了,真是的──飛雄和小牛若都一樣在飛速進步呢!不過及川大人是不會輸給他們的!」

  「有這樣的想法就好。」岩泉拎著朝夕陽挺胸做信心喊話的幼馴染拐了個彎,左右張望著似乎在尋找著方向,一邊隨口應道:「你們學校和國見他們不是也會不定期舉行練習賽嗎?可不要輸給後輩了啊,『及川前輩』。」

  「什麼啊,後輩在成長也是好事啊,雖然我是不會被打敗的!」

  「明明以前就老是唸著會被後輩追上呢?」

  「飛雄是例外!是──例──外──!」

  「你真的很麻煩欸!把你丟在這裡長蘑菇你信不信!」

  「可是、小岩,你根本完全走錯路了啊!」

  「……那你還不快來帶路!」

  塗滿燦爛晚霞的夕陽下,兩名少年嘻笑打鬧著消失在轉角之後。

  FIN﹒

  番外  

  「那差不多收完這些就可以走了喔——」

  「是的。」

  「好。」

  在店長愉快地哼著歌走出內場後,國見臉上清淺的笑容立刻恢復平時的面無表情,從架上拿下了一袋東西便用力地直接塞進影山懷裡。

  「這是?」影山錯愕地看著被塞進懷裡的柔軟袋子,他沒記錯的話裡面裝的是——

  「快去換衣服吧,今天不是日向的生日嗎?」國見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影山,哼笑道:「你穿這麼土過去?」

  「你要借我衣服過去?」影山驚訝地問,然後在國見那明擺著看白癡的眼神中趕緊離開內場,卻像是想到什麼般又跑了回來。

  「那剛剛店長說要收拾的東西……」影山左右看了下還有些凌亂的內場,問道。

  「我收。」國見懶懶地說:「下次及川前輩來就交給你負責了。」

  「……這是我吃虧了吧。」影山嘖了聲,還是道了聲謝然後跑步離開。

  國見勾起嘴角,轉身繼續方才中斷的整理。

  至於之後這間靜謐的咖啡廳無端湧進了不少排球部的成員,那又是後話了。

  --

  感謝授權給我寫這篇的燁燁!愛你!

  當初看到這張圖的時候就覺得超──可愛的!(比心)小國見那副懶洋洋的樣子對比及川那張頑皮的笑臉簡直笑哭我,他們怎麼這麼可愛辣www

  坦白說我一開始完全沒發現小岩(小岩:),畢竟只有一撮毛(。)不過他們一起去探望後輩感覺真的好棒呀,官方爸爸求出!

  那麼最後,入排球坑也有三年多了,第一次為這個日子寫文,819排球日大快樂!!!

评论
热度(17)